暖炉和桔子与猫

自产粮备份地。画丑人渣不善交流。刀剑乱舞日服+国服+花丸。冲田组沼溺亡。清光厨。不动行光痴汉。腐向乙女逗比日常想到就画。偶尔残疾车。

【冲田组】君影草 - 叁

千丝成桜:


 



  • 需要考据的地方会尽量回避,如有bug望告知,捉虫欢迎


  • 从头到尾全是私设


  • 本章微量鲶骨鲶


  • 部分设定致敬光之风,但不是光风同人









久别重逢的拥抱并没能持续多久。


年幼的审神者轻声打了个呵欠揉了揉额头。


“清光住的双人房还有一个空位,安定就住在那里吧,清光带路,”她对着加州清光伸出手,“抱我起来。”


加州清光应了一声,从安定的怀里挣脱出来,熟练地将小姑娘搂入怀中抱到齐肩的高度,带着她与安定一起走出锻刀房穿过长廊。


安定这才注意到,审神者拢在和服宽阔袖袍中的双腿和左手处空空荡荡。


竟是身有残疾。


“刚来本丸,会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我明天会安排人带你四处转转和安排任务。”


她的声线虽然稚气,但语气很老练,显然这样的安排已经做的很习惯。


安定顺从地嗯了一声。


“你和清光同吃同住,生活起居方面要是有什么问题直接问他就好。”


他张了张口,漫长的岁月让他攒下了非常多的思绪想要倾诉,却碍于有旁人在场又不知从何说起,一路无话。


“被子在左边橱里,休息穿的衣服在右边,刚铸出的刀剑会急需睡眠补充体力,早点睡吧。我还有事没有做完,清光,陪我回去。”


大和守安定木然地站在卧室门口,看着审神者用唯一健全的右手轻轻勾住清光的脖颈坐稳,而加州清光则回应着用手扶了扶她的肩膀,那动作亲密而狎昵,处处透出他所无法理解的陌生感。


曾经坚定不移地说着“我只有宗次郎一个主人”的刀灵,如今毫无芥蒂地对着怀中的审神者道:


“是,主上。”


他忽然想起,其实他认识加州清光的时间其实非常短暂,他对清光的认知,都在那短短数十天的相处里,构筑在他对冲田总司的依恋上,他一厢情愿的将那些言行视作了加州清光的全部,在之后只剩他孤身一人的岁月里循环往复。


记忆在漫长的时光里无限美化,最终模糊了五官。






初次获得真正意义上的肉身让人无比疲倦,连思考都十分吃力,安定困得不行,铺床的时候还想着再等等,等清光折返之后他们或许可以谈谈,但直到他睡下,加州清光都没有回来。


而当他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加州清光已经不在房内了。


银发的俊秀少年似乎已经等了很久了,看到他睁眼,才缓缓地做起了自我介绍:


“我叫骨喰藤四郎,根据主人的安排,是我带你熟悉本丸。”


“清光呢?”


“加州清光是主人的近侍,主人身体残疾行动不便,很多事需要近侍打理,所以他很忙。”


也就是他大概暂时还见不到清光,只能收拾了一番跟着骨喰出去。


宿舍区非常大,骨喰带着他一间一间的走过去,大部分房间都是空的,因为每把刀都有任务在身,也有一些正在休息的刀剑,安定依次和他们打过招呼,发现没有幕末时候的同僚。


出了宿舍区之后,可以看到本丸中心有一座大湖,湖水非常清,边界用鹅卵石铺就,左侧延生出一片和式景观,右边种着一颗参天的巨木,巨树盘根错节四面延伸,几乎覆盖了整个本丸,但木色发黑,也没有叶子,显然已经枯死。


“明明是初夏的温度,却连叶子都落光了吗……?”


“不是这样的,”骨喰和他解释,“主人……的年纪太小了,灵力不够用,除了农田里的作物,本丸里大部分植物都养不活。”


他一边说着,一边示意安定跟着他走上边界跨湖的桥,湖对岸似乎是曾经的丛林区,大片大片的枯黄草木像是为了印证骨喰所说的“植物都养不活”一般倒伏在那里。


但相比那颗已经彻底枯死发黑的巨树,这些草木似乎还有着一线生机。


他正想蹲下细看,草丛中却忽然发出了扑厥厥的细碎摩擦声,紧接着就是一团小小的黑影猛地窜出!


黑影咕噜一声就窜向了骨喰,重击之下将骨喰带了个翻转。安定常年实战养出的危机让他利落地拔刀出鞘,刀尖直指黑影的方向!


骨喰踉跄了一下,随即转身向他摇头示意没事,然后把撞他的原凶举给他看。


原凶在骨喰怀里摆摆尾巴,冲对它发出杀气安定呲牙咧嘴。


他有一瞬间的寒毛倒竖。


“猫……?”


他对猫科动物多少有点心理阴影,逞论这只猫的眼睛还是金色的。


骨喰摇摇头。


“是老虎。”


“……明明植物都养不活,为什么还能有老虎。”


骨喰唔了一声不作答,抱着小老虎继续向草丛深处走,草丛越往深处长得越高,状态也比外围的要好,虽然枯黄依旧,但好歹不再继续折颈断脊般伏倒,到最后甚至有将近一人高,他拨开一片碍眼的草丛,发现已经走到了本丸的边界。


边界处不是围墙,而是一整片乌黑的混沌,翻滚噬咬着通往未知的方向。


混沌的前方,坐着一个小小的少年,正手忙脚乱地安抚怀中闹个不停的幼虎,脚边还有其它三只花色各不相同的,以他为圆心来回打转卧倒。


骨喰把老虎递给他,获得了充满感激的一串道谢,接着又和安定介绍。


“五虎退,老虎是他的。”


“你好,我是冲田的爱刀大和守安定。”


大和守安定微笑着点头致意,五虎退却像受了惊吓般往骨喰身后一藏,随后又探出脑袋,金色的眼睛里有着孩子气的羞怯和好奇。


安定也不生气,他对孩子向来有着长足的耐心,他蹲下身子让视线与五虎退保持平齐,将又一次从他怀里跑出去的小老虎一手捉回重新放回他怀里,又摸了摸他的脑袋。


少年的发顶非常的柔软,摸头显然让他十分受用,眼里的怯意也褪了几分,从骨喰身后走了出来,向他轻声道了谢。


骨喰指着本丸边界的混沌断断续续地介绍。


“这个是“时空缝隙”,通过缝隙可以前往过去的战场。”


“我们的职责是……保护过去,历史不被改变。”


“缝隙总数……有六个,都在本丸的边界,一队和二队负责出战不同的地势,三队和四队轮流,守卫缝隙的入口。”


他的语速非常慢,经常要皱着眉停下思考一阵,一段话讲得断断续续,所幸的是逻辑还算清晰,安定大致明白了本丸的职能作用。


“西面是锻刀房和……主人的居所,除了近侍,不允许进入。”


骨喰藤四郎慢慢地解释着,带他向着东面走去,大概是一次讲的话太多,他思索的时间开始越来越长,脸色也不复一开始的冷淡无机质,变得有些苍白混乱。


“东边是内番区,主要是种植的农田,平时……要吃东西,就要种。”


田里有不少人在忙着耕作,看到来人也不管认不认识,带着一身泥点远远的挥手示意。


安定注意到这些本丸的刀剑和骨喰大都有一双相似的眼睛——干净纯粹,好似不染纤尘的有着神性。


“去右边有……马厩……也有人负责蓄养……战马……”他思索的越来越慌乱,连原本干净的眼睛也蒙上了尘霾,整个人都显出痛苦的模样。


“然后……想不起来了……”


“你没事吧?”


安定伸手想去扶他一把,他却摇着头快步后退。


“我的记忆……不全……我……没有办法……”


“想不起来了,那就不要想。”


琉璃紫的带着恐惧的双眸被蒙上了。


鲶尾藤四郎自他身后遮住他的眼睛,贴上他的耳廓无比轻柔地答复。




这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胁差像只熊似的捂着骨喰的眼睛把他摇摇晃晃的抱了个满怀,连体婴一样侧脸笑兮兮地对安定道:


“你也看到啦,兄弟的状态不太好,接下来他就由我接收了,右边是手合场,既然是新来的伙伴,那就去那里好好回忆一下剑的用法吧。”


“可是……”


骨喰是因为给自己做向导才会忽然精神恍惚,于情于理他都应该负起责任跟随照料才是。


看出安定略有疑虑的神情,鲶尾继续打马虎眼道:“放心啦,我可是他兄弟,我能处理的。”


似乎是怕安定继续纠缠不休,他直接维持着熊抱的姿势推着骨喰一溜烟消失在田埂里。


安排给他带路的人就这样被莫名其妙地拐跑了,大和守安定被孤零零的剩在了原地。他看了眼农田不远处的道场,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手合啊……”


时隔了三百年没有真正意义上握刀了,他几乎可以听见骨子里的身为实战之刃的血近乎沸腾的燃烧着。


叫嚣着想要去“斩”呢。


就算暂时还不能去实战,他也需要去好好活动活动了。




相比来时空荡安静的宿舍区,手合场里堪称人声鼎沸,场上两把短刀互相喂招,一水儿的短胁热热闹闹的地坐在地板上观战交流,唯一的一把太刀在一群吵吵嚷嚷的小家伙中我自巍然不动的打瞌睡。


安定跟着看了一阵,发现两个孩子大概都不是经常实战,动作相当生疏,顿时生起了教导的心思,换了把竹刀匆匆下场,轻松把两个小家伙分开,然后微笑道:


“来和我试试吧?两个人一起上。”


大概是他温良的外表很有亲和力,两把短刀也没觉得他失礼,各自说了声“请指教”就欺身上来。


安定以往并没有对过短刀,真正对上了才觉得有些吃亏,短刀们虽然很多招式都用得略生涩,但他们速度很快,而且比起用刀更擅长于近身肉搏的体术,加上他真正摆开架式后发现人身和灵体多少有区别需要磨合,一时半会儿竟然拿不到上风。一击落空后,甚至被其中的一把凭借体格优势一个旋身踩住刀头站了上去,武器被制后另一把刀立刻贴身截他空门,千均一发之际他迅速松手弃刀,然后借力顺势抓住来人握刀的手反剪制在怀里,又立刻弯身半跪,将没了落脚点失衡倒地的短刀用膝盖压制在地。


短刀最大的短板就是力气太小,一旦受制基本就没了什么挣脱的希望,两个孩子用力折腾半天,最后红着脸认了输。


小家伙们也知道自己漏洞太多,一被松开就缠上来向安定讨教,围观的短胁看着安定给他们一步一步的拆招讲解,也有些坐不住了,纷纷表示也想试试。


安定手合的时候出手非常重,这点随总司,但短刀们根本不在意,加上安定向来对小孩子很温和,手合结束后还会给他们细细分析短处空门,没多久获得了一大波短刀的崇拜,一路被挑战到太阳都要下山,等他挑完在场的最后一把短刀的时候,加州清光竟然来了。


“你在欺负小孩子?”他把和服袖口束起来,走过来背对他,“帮我扎一下。”


“哪里算欺负,”他摇摇头,熟练地给他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或者你来给我当对手?”


清光轻轻笑了一声。


“……那样的话会变得像对着镜子挥舞吧。”


确实变得很像对着镜子挥刀。


加州清光和他一脉承自冲田,在剑技上两个人都对彼此太过熟悉——起手若是向左挥刀的话,就会被竖起的刀身格挡,而格挡后对方的右侧会露出一个可有可无的空门,如果要对着那空门突刺过去,对方一定会迅速返身顺势切往下腹。因为太过了解,每过一招都能算到之后数十步的招式,两个人出刀的速度都奇快,一场手合竟打得好似精心彩排后的表演一样精彩,待到落幕时,台下甚至响起了来自看到目不转睛的短刀们的掌声。


“你还保留着那个人的战斗习惯啊。”


因为之前就和短刀们练了很久,安定率先显出颓势认了输,但虽然败了,他却异外的情绪高昂,手合场上的加州清光终于让他感到了与冲田所相关的绝对熟悉,尤其是他终于从加州清光的口中,久违的听到了和冲田总司有关的内容,从昨夜开始一直若有若无的存在着的距离感似乎拉近了,像是一颗彷徨不安的心思落到了实处。尽管他提到那人时候的声音很轻,轻得像是叹息:“是啊,我会一直保留着的。”




入了夜回到宿舍的时候,加州清光摸了瓶甲油给磕碰掉的甲面做修补,艳红的血色绽在指间,尽管灯光昏暗依旧无比夺目。


这场景太熟悉,让安定忍不住感慨。


“你还真是没变呢。”


“是吗?毕竟对我来说,距离上次见你只过了一个多月而已。倒是你,”加州清光漫不经心地瞄了他一眼,“变了很多啊,乍一看真像那个人,虽然多少还是不同了。”


“这就是“那个人”的样子,没有不同。”安定回望他,“在那之后……发生了很多事,你要听么?”


发生了非常多,非常多的故事,关于他积攒了三百年的回忆,关于冲田总司的“未来”,关于已经泛黄作古的那段历史。


那个深爱着宗次郎的刀灵要听吗?




他以为加洲清光会说要。


但加州清光只是轻描淡写地吹熄了灯盏。


“睡吧,明天还要早起。”
















-----------------------------------------------------------------------------


“你三百年前卖我的安利我吃了感觉好好吃可是你为什么不愿意和我讨论你是不是爬墙了。”


卧槽退退的大老虎有这————么帅!


我要给他加戏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评论

热度(48)

  1. 暖炉和桔子与猫千丝成桜 转载了此文字